婚姻家庭
婚姻家庭
马①诉马②法定继承纠纷
添加时间:2012/1/24 13:57:44     浏览次数:2167

一、基本案情:

本姓李,生于19421月。1949年,其父母从北京迁回河北老家。马留在了北京,和其舅父马某共同生活,并改姓马。马某夫妇没有子女。马一直称呼马某为父亲。马某也承认马为其女儿。马的户口与马某登记在同一户口簿上。马某的户口簿显示,其女儿为马。马某的亲朋好友也认可马某与马是父女关系。

生于19644月。出生后即被马某收养并与马某登记在同一户口簿,户口簿显示二人是父子关系。

马某生前居住在北京市东城区大纱帽胡同#号,并不与马、马共同居住。马某晚年多次住院,住院病历登记的联系人均是马

20096月马某去世。

认为马与马某是亲属关系,不是父女关系,不是马某的养女。在马某去世后,马独自继承了马某的遗产。

不服,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马与马某存在合法有效的收养关系,依法有继承权。但是,马与马某共同生活,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可以适当多分遗产。判决马继承马某遗产的30%,马继承马某遗产的70%.

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其上诉理由是:马与马某没有共同居住,不属于共同生活。马和马一起对马某尽了生养死葬的义务,应当平均分配遗产。

也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其上诉理由是:马与马某不存在合法有效的收养关系,不是马某的养女,无权继承马某的遗产。

二审法院认为马与马某存在合法有效的收养关系,依法有继承权。但是,马尽的赡养义务比较多。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了上诉。

二、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及其分析:

本案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法律问题:

(一)     如何确定《收养法》实施前当事人之间是否成立收养关系?

(二)     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继承人 “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

(三)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继承人“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

 

关于第一个问题:如何确定《收养法》实施前当事人之间是否成立收养关系?

我国自199241起开始实施《收养法》,该法第十五条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也就是说,当事人必须进行收养登记,才能成立合法有效的收养关系。否则,收养关系不成立。

然而,在《收养法》实施前,我国也存在大量的收养关系,如何确定《收养法》实施前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收养关系是现实生活中经常遇见的一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1953年的《关于收养关系诸问题的解答》中指出,我们新中国现在还没有订出关于收养子女的法律,实际上也只须有收养者与被收养者的父母或监护人的同意(如被收养者已达一定年龄或已能了解收养的意义并须经其本人同意),就能成立收养关系,而别无其他必须的手续。据此可知,在建国初期,收养关系成立的条件是:收养者与被收养者的父母同意,当然,如果被收养者已达一定年龄,还需要征得本人同意。

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第28条规定,亲友、群众公认,或有关组织证明确以养父母与养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的,虽未办理合法手续,也应按收养关系对待。因此,收养关系成立的条件是:①亲友、群众公认,或有关组织证明当事人之间是养父母与养子女关系;②当事人长期共同生活。

1993年,司法部在《关于办理收养法实施前建立的事实收养关系公证的通知》(司发通[1993]125号)规定,凡当事人能够证实双方确实共同生活多年,以父母子女相称,建立了事实上的父母子女关系,且被收养人与其生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确已消除的,可以为当事人办理收养公证。收养关系自当事人达成收养协议或因收养事实而共同生活时成立。由此可知,收养关系成立的条件是:当事人以父母子女相称;长期共同生活;被收养人与其生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已消除.

综上可知,在《收养法》实施前,我国对收养关系成立与否的判定标准很宽松,只要当事人双方以父母子女相称,又长期共同生活,就会认定收养关系成立。

关于第二个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继承人 “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

在通常情况下,同一顺序的继承人享有同等的继承权。但是,根据《继承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可以多分。

对于“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含义,法律法规没有具体的解释。

我认为,共同生活一般是指在日常生活中双方处于紧密联系的状态,彼此相互关系和照顾。共同生活在形式上表现为长期共同居住。一般情况下,只要继承人与被继承人共同居住,并且共同居住的时间具有长期性、持续性,就可以认定为共同生活。

需要指出的是,仅仅是共同生活,并不能多分遗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4条规定:有扶养关系和扶养条件的继承人虽然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但对需要扶养的被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分配遗产时,可以少分或者不分。另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关于王安贵诉王景斋继承案的电话答复(19871216日〈1987〉民他字第68号)中也认为:在具体分割时,需要考虑子女们对被继承人所尽义务的多少。

 

关于第三个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继承人“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

在通常情况下,同一顺序的继承人享有同等的继承权。但是,根据《继承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的继承人,可以多分。

对于“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的具体含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0条做了进一步的规定,即: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的经济来源,或者在劳务定方面给予了主要的扶助的,应当认定其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或是主要的扶养义务;

在司法实践中,法官主要从以下几方面来认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

1、在经济上为被继承人提供帮助,被继承人主要依靠其提供的财物生活;

2、在日常生活中,为被继承人提供劳务,如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生病时进行护理等;

3、在精神上对被继承人进行抚慰。如:常回家看看,陪同散步、购物、旅游等;

4、对被继承人的帮助具有持续性、长期性。偶尔和短暂的扶养行为不能认定“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

三、对本案判决的评论

我的看法是,一审判决对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马没有与马某共同居住,不能认定为共同生活。此外,仅仅依靠病历记载的联系人是马,就认定马尽的赡养义务多,有些勉强。我认为,马、马都对马某尽了生养死葬的义务,应当平均分配遗产。

二审判决没有纠正一审的不当之处。

 

【注:马一审的代理律师是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吕凤刚;我是马二审的代理律师。】

(刘维昭律师,电话:13522466520QQ289914665

                            网站:www.liuweizhao.com

版权人:刘维昭律师
电话:13522466520
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刘维昭律师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或取得许可,否则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咨询内容
姓名:  
电话:
Email: